• 顽石:语文关乎国家生死存亡

    顽石:语文关乎国家生死存亡

      作者按:近一段时间,不少有识之士对中小学语文教材严重西化提出了批评,顽石深有共鸣!在我看来,作为意识形态重镇的教育领域已经基本沦陷,首 当其冲的是语文。再不重视语文,不重视教育的意识形态,中华文化的消亡便只剩下时间问题。保卫汉语文甚至比保卫领土完整更为重要,这绝不是危言耸听!五年 前,我写下了《语文关乎国家生死存亡》,当时的顽石对语文教育状况忧心忡忡,可时至今日,语文教育去中国化、去革命化的情形不仅没有改观,反而更趋严重。 于是重新贴出此文,祈望引起更多人来关注语文的命运。

      前些日子,广州增城黄老师给我来信,谈了她对语文教学的思考,我被她炽热的情怀深深触动。黄老师渊博的学识、对语文深刻的理解,尤其是在教坛耕耘了几十年后还保有着对教育的热情、执着与追求,都让我由衷敬佩,也因此引起了我对于语文更多的思考。

      多少年来,关于语文的争议一直就没有间断过。从教育内部来讲,主要是对语文的工具性、人文性孰轻孰重的众说纷纭;而外界则对语文教育贬多褒少, 甚至有家长惊呼,今天语文教育对学生的危害超过了黄赌毒。某知名作家最近撰写了关于语文教育的系列文章,对当下大中小学的语文教育予以全盘否定。认为当下 的语文教育一无是处未免太过绝对,但可称道的地方不多恐怕是不争的事实。不管是来自内部的争议,还是外部的批评,都只立足语文教育本身,就事论事。而我以 为,审视今天的语文教育必须有一个更宏大的视角,只有跳出学校教育范畴来思考、探讨语文的问题,才能更深刻的认识语文面临的危机,进而认识中华民族面临的危机。

      因为语文关乎国家生死存亡!

      法国现实主义小说家都德在《最后一课》的结尾部分这样写道:

      “我的朋友们,”他说道,“我的朋友们,我……我……”但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他的喉咙。他没能说完这句话。这时,他转过身子,拿起一截粉笔,使尽了全身力气,在黑板上尽可能大地写下几个字:

      “法兰西万岁!”

      然后,他呆在那里,头靠着墙壁,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用手向我们示意:

      “课完了……你们走吧。”

      相信读过这部作品的人大多会对这样经典的情节留下深刻印象。《最后一课》堪称世界文学史上短篇小说中思想性与艺术性完美结合的典范,它以法国在 普法战争中失败后,将东部的阿尔萨斯与洛林两省割让给普鲁士的历史事件为背景,表现了阿尔萨斯省人民沦为奴隶的悲剧。普鲁士占领阿尔萨斯省后,规定学校不 许再教法文。作者就是选取一个小学校里学生们上最后一堂法文课的场景,把这一堂课提升到向祖国告别的仪式的高度,通过一堂课鲜明突出的表现了普法战争悲剧 性的结局。这篇小说告诉我们一个事实,一个国家占领了别国领土,它必然会向被占领地区强制推销自己的文化而竭力毁灭它原有的民族文化,而民族文化的载体正是语文;反过来,失去了主权的地方,自己民族的语文也必然跟着消亡。

      再看在我们的土地上发生的有关语文的事件:

      1931年9月18日后,东北成了日本的殖民地,在那里出现了一个伪满洲国。日本人明白要想长久控制东北,靠武力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进行文化征 服。日本在满洲国的14 年殖民统治中,思想教育贯穿始终,对东北的青少年进行严格的思想控制,不间断的宣传中日亲善、日满不可分、民族协和、建国精神等 殖民思想,青少年学生每天都要背诵建国精神、回銮训民诏书等。为了达到尽快奴化东北人的目的,一方面,伪满洲国规定将日语作为“国语”,各级各类学校必须 把日语当作必修科目;另一方面,把日语作为考核伪官吏、社会职员、教师的一项重要内容,每年举行语言考核,按成绩分为四等,按等级发放津贴,于是日语学 校、日语讲习所应运而生,充斥各地。

      东北沦陷了,我们的民族语文首先沦陷。堂堂炎黄子孙,再不能在课堂上子曰诗云,而只能诵读什么“天皇陛下”“大东亚共荣”这些狗屁东西。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屈原辞赋,唐宋诗文统统被清洗出了教材。

      说到这里,朋友们不会再认为我的“语文关乎国家生死存亡”的说法言过其实了吧。为什么我会在今天来议论这个话题,那就是我们国家对外语的重视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汉语。从 幼儿园到大学,任何一个学子学外语的时间都大大超过了学汉语的时间。有些学校还美其名曰“双语教学”,并以此来吸引家长和学生。这种做法就是在作践我们的 民族语文。请问有谁可以在英语教授唐诗宋词时能让学生领会其格律美、意境美?那些主张“双语教学”的自己何不一试?提出这样主张的人,不是智商有问题就是 立场有问题,毫无疑问。据我所知,主权国家把一门外语当成高考必考科目的只有中国。照这个趋势,不用太久,英语将会取代汉语成为我们的国语,世界上唯一绵延不绝的文明古国将在大力推广英语中消亡。现 在很多人以说英语为荣,一些官员在外国人面前总不忘炫耀自己的英语,哪怕只是夹杂几个单词进去,也要尽量表明自己是懂英语、爱英语的。说到这里,我联想到 了1971年11月,乔冠华在第26次联合国大会上为中国人赢得尊严的那次语惊四座的精彩演讲,他用的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之一——汉语。要知道,乔冠 华的英语水平那可不是一般的高,他随时可以用全英语流利地演讲,但他深知,在庄严神圣的时刻,在重要的外交场合,应该说汉语,这是关乎国家尊严的问题。

      就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收到手机新闻报,其中一条我照录如下:据报道,日本冲绳市石垣市议会于17日通过一项条例,将1月14日设为“尖阁诸岛 开拓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近日就此表示,1895年1月14日,日本窃据了中国领土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这种所谓的“开拓”绝对不是什么光彩行径。 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任何侵犯中国钓鱼岛领土主权的图谋都是徒劳的、无效的。

      我看到这则新闻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位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女士的语文水平确实不敢恭维。她首先承认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已经被日本实际占领,然后又说 “钓鱼岛及其附属领土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这在逻辑上就有问题,“自古”可以肯定,“以来”就显然说不通了。特别是后面,我们的岛屿已经被人占 领,还说“任何侵犯中国钓鱼岛领土主权的图谋都是徒劳的、无效的”,这简直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如果我们的军队开上去,把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给夺了回来, 再说人家“徒劳的、无效的”还差不多,否则,这种色厉内荏的发言更是徒劳的、无效的!作为外交部的发言人,这么重要的讲话居然逻辑混乱、言语不通,语文水 平都低到了这种程度,其余官员的语文水平也就可想而知。曾经和某大学中文系主任聊天,在他看来,大学生的语文水平一届不如一届,北大中文系教授孔庆东也有 类似的观点。这种现状,怎能不让人为语文的前途命运深深担忧!

      一些精英汉语文差得一塌糊涂,却每每以说外语为自豪,甚至公开叫嚣中国最好做300年殖民地,我不知道这些精英懂不懂下边的一些最基本的常识。

      现在的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菲律宾这些亚洲最贫穷的国家,它们的官方语言都是英语,因为他们至少被殖民上百年,所以自己民族的语言逐渐消亡 了。据统计,亚洲最贫穷的10个国家中,西方殖民地国家占到9个,其中更有8个现在用英语法语做官方语言。而亚洲最富裕的日本、韩国都没有被西方殖民,只 有新加坡曾有100年殖民历史,但新加坡的发达显然与被殖民无关,因为在新加坡周边都是曾经的殖民地,但他们并没有随新加坡富裕起来,新加坡的富裕主要得 益于移民,中国的移民。至于非洲、南美诸国,大多曾是欧洲那些强盗的殖民地,所以,那些地区的官方语言不是英语就是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亚洲、非 洲、南美洲集中了这个地球上最贫穷的国家。看来,做殖民地也并不那么美妙,说英语、法语的也未必都是精英们眼中的上等人。

      以上事例充分说明,一个国家成了殖民地,自己的语文就没有了存活的空间;反过来说,控制一个国家和地区最好从控制那里的语文开始。

      中国的语文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从宏观看,语文的地位大大逊于外语。可怕的是,这种状况是由国家政策主导造成的,比如高考制度,英语四六级考试制度,干部选拔制度等等。从教材看,传承民族精神的文本逐渐淡出了教材,比如《谭嗣同》《阿Q正传》《祝福》《老三篇》《谁是最可爱的人》一类的经典篇目已经悄无声息的从各地教材里消失了。现在教材里的课文虽然还是汉字书写,但内容已经严重西化。从教学过程看,语文早已不再具备熏陶精神气质、培养人格情操的功用,彻彻底底沦为了考试的工具。

      最后我要说,当我们的汉语文被消灭的时候,也一定是我们的国家灭亡的时候。

      救救语文!

     

    河南互联网络信息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是经工商行政管理局批准的专业互联网络公司。公司经营范围主要包括政府、企业和事业单位上网工程、计算机网络工程、域名注册、虚拟主机、beplay体育在线建设、电子商务和互联网增值服务等。

    联系方式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经五路2号

    电话:0371-63520088 

    QQ:76257322

    beplay体育在线:www.800188.com

    电邮: 该 Email 地址已受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 JavaScript。